英国将出版中国诗人俞心樵系列作品

我们很荣幸,也很激动地宣布,与Lee XC合译的《俞心樵诗集》将于2021年春天出版。这本令人印象深刻的诗集收录了数百首诗歌,书名是《就在汉语最疼痛的地方》。为庆祝这位独特的天才,为他的众多粉丝、支持者、诗人同行和读者,我们将很快推出限量精装收藏版的预售链接页面。

位于伦敦市中心的黑色的春天出版集团公司,是英语世界以出版现当代诗歌为主的出版机构,在欧洲与北美都拥有分公司与派出机构,并且合并了原来非常前卫活跃的眼镜出版社。拥有一支强大而专业的现当代诗歌的评价、筛选与编辑团队。

近四十年来出版了从现代主义诗歌鼻祖波德莱尔到当代炙手可热的阿什伯利、科恩、鲍勃迪伦等诸多欧美大诗人的诗集或评论集。当他们将目光投向整个东方世界时,他们首先选中了一位在他自己的祖国长年被排斥与污名化的当代汉语世界的大诗人和思想家——俞心樵。合译者与出版方发布公告说,This is a great poet who has surpassed many Nobel prize winners (俞心樵是一位超越了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伟大诗人)。

英国黑色的春天出版集团为俞心樵首部诗集将先期发售具有极高收藏价值的限量精装收藏版,To celebrate this unique genius (以此庆祝这个独特的天才)。诗集容量巨大,包括三首长诗在内共376首诗,合译者为世界边缘文化研究者、文学翻译家Lee XC女士与英国当代大诗人Dr Stanley T. Swift 博士,加上译者的两篇前言与一篇译后记,估计在六百页左右。其他俞心樵的所有主要作品(包括部分画作)也已陆续被列入出版计划。而且他们为俞心樵开出了版税史上难得一见的最高版税。

按照欧美的出版传统,在世的诗人,无论影响多大,往往只能出版薄薄的小诗集。如此高规格大规模的出版,只有已经逝世的伟大诗人和伟大作家才有可能获得的待遇与荣誉。这一世界文学史上罕见的致敬现象,仿佛是西方世界为俞心樵提前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一位中国作家在西方享此殊荣。意味着俞心樵通过作品所传达的智慧力量、精神品质和艺术魅力足以穿透语种翻译与时空障碍而深入人心。俞心樵的作品是美与力量的高度结合,充满了理想受到伤害之后的疼痛的机智与愤怒的幽默。他是深入敌阵或人性种种险境的孤胆英雄,以其近乎神秘的超越性全方位地反抗了人类的愚昧、平庸、虚假与残暴。俞心樵在困境中的诸多开创性写作成为了现当代汉语写作中更高价值的体现。长年的压埋,不仅没有压垮俞心樵,反而使俞心樵的作品变成了世界文学语言钻石的富矿。在世界范围内,像俞心樵这样集丰沛精神、深远思想、高超技艺和曲折经历于一身的诗人实属罕见。这是西方世界对俞心樵作为一个世界级大诗人和大艺术家的毫不迟疑的热爱与确认。

当下中国大陆有一句时髦的话,迟到的正义就不是正义。不,在发现者与及时行动者身上,不可能存在迟到的正义。中国民间的麻木冷酷、趋炎附势、甚至积极配合作恶者参与对诗人的羞辱与伤害的现象,令文明世界的人们深感震惊与鄙夷。记忆是不可泯灭的。无论现实生活还是虚拟网络,无论高低善恶智愚优劣,每个人的言行都会留下有迹可查的印证。历史以上帝的名义一再显示应有的正义,凡是在自己的祖国得不到好好珍惜的贡献者,终将得到整体人类的关心与维护。

近期英语国家与瑞典也有几家更大的出版机构向俞心樵表达了出版意愿。但因版权问题,至少近年内,那些反应慢半拍或慢几拍的出版机构均失去了直接出版俞心樵作品的机会或只能向英国黑色的春天出版公司购买版权了。随着俞心樵大部头英语诗集的出版,我们有理由相信,各主要语种版本的俞心樵作品在世界遍地开花的一天已为期不远。长年以来中国大陆所有对俞心樵的羞辱与贬低都已经成了自打耳光的笑料。

在被问及此事时,俞心樵在旅途中只给出了如下回答:“无论在海内外,我都是一个倾向于独来独往的人。我并不需要借助拉帮结伙到处赶场参加活动拉关系混个脸熟而产生影响。除了苦难与孤独,我希望世界更多地看到我也有幸福和团结的一面。作为一个诗人,如果只被大陆低劣的文学评价系统所承认那真是太丢人了。与永恒搞好关系,作品能够飞翔,看到的人自然就更多。再也没有比并不相识的人们想出版我的作品更让我感动和骄傲的了。实际上,长年以来,尤其是近三十年来,尽管我受尽磨难,但我对中国的爱始终铭心刻骨。我一直想把我最好的东西首先奉献给汉语世界。迫于无奈,如今我只能将它们出让给英语世界与其他的外语世界了。像我这样一个九死一生的古怪文盲,哪里更有文化,哪里更有良知,哪里更懂得诗和艺术,就必然在哪里受到更大的欢迎和礼遇。正如海德格尔所言,哪里有危机,哪里就有拯救。这是必然的吗?当然不是。因此我也只能在简单的层面赞同海氏此言。不管怎么说,我的大部头英语诗集的出版,肯定是一件好事情,但好事情也给我带来了不小的烦恼与忧虑,从自由选择的角度出发,我并不希望我的所有作品的全球版权被独家垄断,相关版权问题,我已经与出版方进行了多轮谈判。我只希望他们拥有英语的全球独家版权。但从出版方首先捍卫除英语之外的瑞典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波兰语阿拉伯语这八种语言的版权排序与明确提及诺贝尔文学奖来看,很显然,他们对我的作品的期望值比我自己都要大得多。通过多轮谈判,除了上述八种语言的版权,所有其他语种的版权又回到了我自己手中。”

这里是英国黑色的春天出版公司出版的首部俞心樵诗集It’s Where The Chinese Language Hurts Most《就在汉语最疼痛的地方》的订购链接:


俞心樵诗集《就在汉语最疼痛的地方》

£20.00

预购特别优惠!

(艾田田)

注释:黑色的春天出版集团(The Black Spring Press Group)的名字来源于美国著名作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美国”垮掉派”作家,是20世纪美国乃至世界最重要的作家之一,被公推为美国文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位怪杰。代表作品有《北回归线》、《黑色的春天》、《南回归线》等。